Archive for July, 2009

H1N1 is here+Program Anak Angkat

昨天下午3点多,在巴士上,朋友的电话传来学院必须停课的消息。

四点多,巴士抵达学院,看见的是不同的景象,多数人都带着口罩。

也在那个时候,讲师宣布了必须停课一周的消息,必须撤散所有学生。

今天的报章都可以看见这个消息了。
甚少阅读报章的我,没想到疫情已经那么严重了。

现在的槟城很危险呢!似乎全世界也一样危险了。

3天2夜的camp结束,接到的是晴天霹雳的消息。

做了很难的决定,呆在了外婆家,也算是疫区之一。
不过,现在的我,不方便回家,所以选择留在这里一直到开学为止。

人太累了,衣服太多了,功课也似乎不少。

然而,我原以为可以在这里好好上网过日子的,却发现这里celcom 3G覆盖程度让人难过。

好吧,这个紧急假期,应该也挺悠闲的了。

话说回来,这一篇原本想注重在我BIG活动的。

但突如其来的假期必须延迟完整的报告。我的相机里,就只有我们在溪水的照片。


乡村的生活,真的很不容易,对于习惯了齐全设施的我们来说。
不过,那里的生活,似乎很轻松自在。


在那里,电话网络的覆盖范围有限,更不用说是internet。

跟我们平时生活的地方确实是有差别的。

一个家庭,收留5个孩子,3个种族的孩子。

意外的多了一对父母,叫不出口那个“爸爸,妈妈”的称号。

我们来自同一间学院的孩子,有俊名,Kaya,Farid,Zuera和我。

One Malaysia的口号,就是因为我们这一次的活动,是由3大种族一起合作办起来的。

更多关于我们下乡服务的消息,请留意…..呃~等受到照片为止。

感谢昨晚打电话来慰问的马来朋友,看来这一次的合作增进了感情。感动+惊讶!

感谢今天也打电话过来哈拉的朋友,看来这一次的假期,她们开心得很!

反正,在现在这个紧张时期,大家多保重吧!
有事找我的话,还是打我电话吧!

Advertisements

Their Drawings

As usual, we were having our Education in Technology lecture at the evening.
May be it was too boring (Yes, it was too boring!) today, until they……….


Zen’s drawing. He is the one who started our drawing class….eh herm…..


Fei Fan and Sim’s drawing. @@


Oh, Fei Fan’s drawing is so unique. wahahahahaha


Sorry………………….ahahahahaha


I knew that nobody was really concentrate when I found this drawing. =.=!!!

Yes, they are all future teachers. You didn’t see anything wrong from those drawings.
Wahahahaha~Our heart are still young. Don’t blame them.

Sorry for publish those drawings up here and share without agreement.
Don’t beat me yah~~~Especially Sim Wong. Waahahahahaha~

The lecture became so funny because of this incident.
Laughing until the end……….Open-mouthed

ps: I’m going for BIG Program Anak Angkat from Tuesday until Thursday in Sik, Kedah.
     Do miss me.
    

St. Anne Festa 2009

据说,每一年7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是St. Anne的最大型活动。
那一间天主教堂的历史我不清楚,只知道每一年的这个盛会,都会聚满了人。
朋友说,这个节日是为了庆祝耶稣婆婆的诞辰(我不懂是谁)。
昨天,接受了朋友的要约,也跟去看看了。
虽然说H1N1盛行,但人潮不减啊~

拍了几张照片,虽然有点模糊。

从内到外,甚至是路边,都坐满了人。


人潮太多,没办法好好欣赏St. Anne漂亮的外观。


星期六的高潮……我看不明白。


圣水饮用处。


在那里,也可以了解Jesus的故事。

终于,我也可以大声说:
“我去过St. Anne了!!!”

ps: 有些人情,不懂该怎么报答,只能在这里慎重表示:
      Ann Khoo, Thank You Very Much~~~

美丽日记

产品更新至24/07/2009。
昨晚,又给自己的美丽日记添加了新成员。呵呵^^

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爱美?
18岁进入学院以后,深受身边朋友的影响。
她们是我的爱美顾问。

问我什么时候学会保养?
有点迟,应该是18-20岁期间,也是进入学院以后。
那一年差一点痘多毁容,让我从此小心翼翼。

问我究竟花了多少钱?
未知数。太多太多。

问我什么牌子值得推荐?
不懂耶。我尝试过很多很多的牌子,一直都还在寻找最合适的。

问我一张脸怎么用那么多产品?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不懂。还有很多很多懒惰摆出来呢!

女人爱美的日记,绝对让你吓吓跳!Red lips
幸好…我还没学会化妆,要不然我自己都会晕倒~

后天的补救,来得及吗?

你或许不知道,有人在等着你

昨天,我在Something Meaningful分享了一篇文字。
由于真得]的很喜欢,所以也在这里分享。
======================================================================

从某博客上看见这么一句话,相当的有意思:

“有人說愛情會讓人像是近視,什麼都模模糊糊,然後好像在眼前,卻出現在背後。”

陈阿信说:

如果將人一生的時間做個調查,會有多少時間用來等待呢?你等著她,她等著他,而他又等
著你,於是彼此等了又等、錯過了又錯過。

很多的很多,都只是因為我們只想看見我們想看見的東西。
就好像拍照一樣,一旦你對焦在那東西上,其餘的地方都是散焦,糊糊的。

你的背后,有人在等你吗? 

三年

三年时间,什么来了,什么走了……


后来换来的,只是更多更多的沉默。

有些东西,再怎么说怎么做,还是会存在着遗憾的。
只是后来,就会慢慢地,麻木了。

20末最痛心之事

这个20岁,我看见

有人变得热情、有人变得冷漠;

有人变得讨人喜欢,有人却变得那么的讨人厌。

不说别人,自己在别人心中也经历了这个过程。

这个20岁末,

有件事情,每次回想都会让我痛哭流泪;

有段路程,每次经过都难免变得沉默;

有些地方,有些故事,有些动作,有些话题还有言语,都会让人思念,

因为有个人,从我们身边离开了。

一个月了,那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却成为每一天泪流的理由。

也在那一个月后,我给外公上香去了。

那么近学院的地方,我第一次去。第一次下定决心要去。

花了些时间寻找熟悉的照片,饶了好几圈,难免心慌。

站在还没做好的墓碑前,看着满怀笑容的遗照,那一霎那,崩溃了。
做了那么多的心理准备,还是不行了。

痛心,真的很痛心。没想到,对于这件事情,我无法释怀。

一个月以后,释放毫无掩饰的哭泣。

这一篇文章,在脑子里编了很久很久,却没有打上来。

原来,写这一篇心情需要很多的心理建设。

美好的早晨,泪流满面了。
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每件事情都适合在早晨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