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追远

很久很久以前,一直喜欢着6月18这个日子。

为什么?

因为小时候把生日日期记错了,以为自己是双子星月份的。

很多很多年以后,突然,6月18变成了白事的日子。

意想不到的事,难过的事,在这个我喜欢的日子。

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星期了。

最近感觉好累好累,体力总是恢复不来。

计划很多,时间很少,体力也很少。

虽然,我话还是很多…

人家说,外公拜佛去了

外公走了,化成灰烬了。
他留给我们的最后一面,是微笑着的。

一连5天,留在外婆家哀悼此事。
这几天,看见的是别人的不可思议,还有难以接受的神情。
遗容安详的样子虽然让人心安,却还是止不住眼泪。

外公离开得太过突然,我只来得及留下几个字,在匆忙赶去外婆家之前。
星期四晚上大约7点,来的消息时间。
晚上十点多,正式断气,在外婆家里。
也可能是回到了家里,所以他才能够安心离去的吧。
晚上十一点多,他人把布掀开,说女儿回来看你了。


拍下了这张照片留念。
其他的场景,好像是避忌照相的。

别人都说,外公拜佛去了,别太难过了,他已经算很好命了。
我很难过,因为哥哥赶不及回来见最后一面,在棺材关盖以前。
昨天一下飞机那晴天霹雳的消息肯定让他崩溃了吧!
明天头七,是捡骨灰进灵位的日子,我没回去了。

昨天第一天开学,我缺席了。
今天回来上课了,我开学了。

走了

过世了……

父母,怎么能不养?


“我55岁也想退休了,以后你们要养我啊!”爸爸说完,一阵大笑。

今天我醒得特别早,早上六点多。

整个假期,我都是10点才起床的。哈哈哈

吃着早餐的时候,爸爸聊起昨天的事。

前几天,外公从Sungai Bakap的政府医院转到吉打的KMC来了。

是阿姨工作的一家私人医院。

最终还是需要私人医院呐~
外公住进了ICU,这几天病情时好时坏。

爸爸说昨晚他们都哭了。嗯~昨晚的情况不太乐观吧!

然后聊起了步入年迈以后不要那么拼命的打算,想要休息了。

七早把早,无缘无故,换来一场以泪洗脸。

还剩下5年的时间了。那我要拼命一点才行了。

I want nobody nobody but YOU

忘不掉的旋律……I want nobody nobody but you…

虽然说是妹妹级的歌手,但歌声确实很赞。
从某个韩国综艺节目认识的这首歌曲,留下的印象是欢笑声,
所以也特别喜欢。

为什么不当护士呢?

“为什么你以前不要选护士?”站在病房门外,爸爸突然问道。
 “幸好我没有选护士。我都不会照顾人的。”

记得,朋友曾经问我,如果全家陷难,希望谁能活下。

毫不犹豫,我说哥哥。

因为我相信哥哥能够帮到世人,当上医生以后。
还记得最后,我还说,如果可以的话,留下妹妹,不是我。

当时的我,给的原因应该是我不想活了,对吧?哈哈哈哈

因为妹妹还小,还有很多新鲜事呢。

话说,以前中五毕业,差一点就申请某私人医院的医护专业去了。

差一点,现在的我就已经是一位护士了。

对啊,差一点。
来,因为申请的期限太仓促,也有人不同意,所以罢了。

后来,机会留给师训,留给Politeknik技术学院,也尝试了中六。

我不喜欢医护人员全白制服,虽然私人医院的并不是白色的。

那时候对于医院的认知很少,也不敢胡乱尝试,所以放弃。

我知道爸爸为什么会突然问那个问题的。

因为,当上护士的话,或许以后可以帮哥哥的忙;
或许可以帮上生病家人的忙;

再怎么说,也是医护业的。

对于哥哥,爸爸有着太多太大的期盼了。

难免会越想越多的。

我是个不喜欢随便跟人有人体上接触的人。
医护专业必须拥有过人的爱心还有耐心。
怕累,不怕麻烦,不怕肮胀。
每天对着病人,还能不能够微笑着脸,说着激励的话语呢?

没尝试过,我也不懂能不能。

对着这些场景多了,对于生命的领悟会很深很深才是。

不过,我还是很庆幸的,没当上护士了。

太深入的医学知识,我还是没什么兴趣的。

医院,让我揪心的地方

人出生的时候盼长大,

长大以后希望不变老,

年迈的时候害怕生病,

生病以后难免会怕死。

人生就是这样。

来往医院的这三天,心象被撕裂的痛。

眼泪总在眼眶里打转,每一次踏入病房的门口。

星期五,外公中风进了医院,我们全家赶过去了。

3-4个小时的车程,3-4个小时的不安情绪。

那天以后,妈妈都守护在医院过夜,也就没睡过觉。

为什么那么拼命?

因为明天妹妹开学,爸爸工作,我们必须先回来。

后来证实,属于轻微的中风。

外公的头脑清醒得很,只是部分手脚动弹不得,某神经线被血块压住了。

听说病因是吃太多榴莲,又或者年迈的他太过拼命了,超过负荷了。

榴莲开始变成违纪品了。

外公的子子孙孙、亲戚朋友都一直来来回回往医院跑。

我是除外的。

昨天突然患感冒病倒了。

一整天,呆在外婆家负责看门,接电话。

记得妈妈以前说过,我是没老人缘的。

对啊,我这个人,跟老长辈是沟通不良的。

嗯~因为我很固执的,只喜欢用华语沟通。

今天北马难得下雨了。落泪吧,当难过的时候。

妈妈是很难过的,她落泪了;

其他人是很担心的,电话不停地响起。

 “走,我们去高渊。外公生病了。”那天,爸妈突然一起提早回来。

那一天,一位硬朗的老先生病倒了。

“为什么会突然生病呢?”爸爸问我。此时,安静就好。

“你会好起来的,慢慢来嘛!”每个人都说着同样的话。

我站在一旁,看着病房里的情景,难过了。
很难受吧,当发觉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的时候。
挣扎的那一幕,看了揪心。
我看得出外公在拼命的挣扎,为了让他的右脚动起来。
他拼命的想说话,却没人听得清楚。
这三天的好转,却让大家都开心了。
拼命的缘故吧?

那间屋里,空荡荡了……

我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