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Life of 2010 ’ Category

想要上大学

我也想要上大学,体验下大学生的生活。
总觉得大学很不一样,能够快速促进个人成长。

师范学院究竟是个该怎么形容的地方?
需要比较之后,才懂的。

Ps:今天第一次进入理科大学。真的很漂亮。

待人

或许做不到人见人爱,但至少拒绝让人讨厌的任何举动。
我们一直在背后对人指指点点,自己却有多好?
不懂。呵呵

部落格迁移

今天9月28,并没选好什么良辰吉日,
却把使用了6年的Window Live Spaces迁到这里了。
这是一个逼迫似得搬迁,为了保留我过去6年来的作品。
很多东西没能保存下来了。
也该庆幸,文章还能完完全全转移过来这里。


今天,就好像是个全新的开始。
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就这样做出了改变。
希望往后能够获得更多创作的灵感。
我也想写一些好文章呢。

小小声说,因为这个搬迁,把我所有赶课业的心思都放在这里了。

真的好想念那里。我应该多看几眼的。

无题

怎么周围都是劲爆的消息?
有好多实情,都好难接受哦!
一个男人究竟能够为一个女人付出多少?这个问题真的很值得探讨。

就连spaces也凑一脚需要搬迁………….麻烦!

陶晶莹的月经论

昨天星期六,必须上课已经很不开心了,
加上月事来潮,经痛得反胃呕吐,简直就想当场昏过去。

偶然看见朋友在网络上分享的这一篇,觉得很有意思。
很多男人都不了解女人对于月事的困扰。
就借此文章分享。
对于女人,请给予点耐心。

========================================================================
『陶晶瑩的月經論』

大部分的男人無法理解女人經前經後的歇斯底里,
甚至有的男人堅持,
如果女人天天要求兩性平權,就不應該利用月經扮演弱者博取同情。

如果男人在自己的下體被高跟鞋連踹七天而不哀不縮,
那女人也可以平靜地度過經期。

有那麼痛嗎?因人而異。

有的女性甚至可以因為經痛痛到暈過去,你覺得呢?

月經來潮時的下腹腫脹、絞痛,攝氏32℃的氣溫下卻可以四肢冰冷,

甚至寸步難行舉步維艱,你就知道有多痛了。

生理上的痛我不想著墨太多,因為男人真的很難體會。

就光談月經來潮為何使人焦慮不安、情緒難平吧!

男人們, 請你試著舖一束濕衛生紙在你褲襠間連續5∼7天;

而且,請注意,每隔1∼3小時不等(視流量而定)更換一次,免得溢出哦!

就算一個成年女人已經和月經相處了十幾年,
她還是無法算準何時能準地接下第一滴血。

有時候,周期到了,理所當然地先墊一塊防患於未然,
誰知道墊了4、5天卻是一場空,

就在你準備放棄抽出衛生棉時,冷不防地天降甘霖,

妳只好祈禱自己不在野外或剛好不是白褲子。

跨間夾著一條濕濕的棉紙有多難受?

更難受的是,有時候很難光憑感覺得知它是否容量已滿,

如果你是一個忙碌的上班族,有很多會要開;

或妳剛好是賣甜不辣的媽媽,公廁要走很遠;

或妳剛好是個要發片的女藝人,
今天MTV要穿超短褲或下水演悲情;你能不焦慮嗎?

有時候以為已滿溢,衝到廁所一看,才佔了1部分要不要換新的?

有時候坐著喝咖啡,兩腿夾的緊緊的
嘴裡的溫熱轉移了下體的溫度感受,

待回過神來,走進廁所檢查,卻發現月經已波濤洶湧地滿溢,
自然又是一陣手忙腳亂;
你能不情緒化嗎?

相信男孩子大多有夢遺的經驗吧!洗床單煩不煩?

請想一下,你們洗的是透明的,我們洗的卻是血染,難不難?

月經不比自來水,開關由自己操作,要停要來隨心所欲;

我想,男人大概不明瞭,經血那種欲走還留的任性有多令人抓狂吧?

最後1、2天,經血明顯變少;有時候,一整天只有一滴,

自己覺得應該不再需要衛生棉時,
冷不防地它又在半夜吐了一口,不多不少,

像是文弱書生得肺癆臨死前吐的 那一口。

一口,就又得洗內褲、床單,和床單下的被墊了。

所以,男人們,你能開始了解女人、體諒女人的經前症候群嗎?

別看見血就嫌髒,別忘了,你們一個個都是從那兒孕育出來的呢,

下次,幫忙洗個床單吧!

意外产生的感情

一次又一次,在感情的世界里,开了玩笑。

玩笑开大了,就连自己也遍体鳞伤。


以前我很难想象那句话的真实性:
『爱情是不分肤色、宗教、种族的。』

可是后来,我才真正明白,只要有沟通,就会产生感情。

不管那一段感情究竟有多浅,有多深。

偶然看见的留言里他写说,那是一段用力踩了刹车的感情。

就算用尽了全力,就算坏了刹车器。

最终,我们的故事告一段落了。

不会再有绯闻,相信也只剩下笑话,还有尴尬。

谈话间,他依然笑说,我真是一个很难追的女人。

所以,这是他给我的结论吗?呵呵

我的原则,就是跟有了伴的男性维持一定的距离。

所以,慢慢地,也要习惯手机不再响,忽略上线的提示。

因为被他女朋友问候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哈哈哈哈。

如果你问我,那现在呢?

还是朋友啊。说笑话甚至谈心的朋友。嗯。
因为就算到现在,我也不会否认,他确实是个好男人。
只是这男人,不属于我。

其实,做了决定过后的今天,还是觉得一切都是对的。
不会后悔。

乌云盖


心里心外的那一场大雨,不只淹没了大地,也把我的耐性一同给覆盖了。
是我活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