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大扫除


前几天,拜托朋友把电脑给format了。
没想到事后,心情是好的,虽然disk里是空的。
电脑早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
不管什么情况下,多数都陪伴着。
在电脑里储存还有累计的东西太多太多,
速度变得蜗牛似的慢。
人的心也一样,累计太多思绪以后,
会变得沉重。
偶尔,需要来个大扫除。
所以,每一次format电脑就像个重新开始,
不管是有意义的、没意义的、让人感动的,
甚至是难过的对白与文件,一一删去。
这一次,似乎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也可能是最近一两年,没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文件整理得很快,很多东西都选择放弃与删除。
照片还有课业则是烧录起来。

这样的心情似乎很重要呢!
过去你说的话,我说过的话,
bye bye…因为不再有证明,我已经完全忘记了。

Advertisements

阵雨


今天的心情跟大山脚的天气一样,
看似大热天气,却突然下起了雨。
今天很安静。今天是适合安静的。

突然降临的雨没来得及讨厌。
感觉像来不及收的衣服,被淋得湿答答的。

教训

一位无理取闹的院长,让我们经历了这一切。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做了很多决定,才知道清楚知道内心的想法。

昨晚的一次会议,让大家都留了下来。
下学期在外住宿的决定取消了。
那间屋子,我们不要了。让给别人了。
很多念头被打消了。
很多“东西”不见了。
就像讲师所说的,把这次经历当成一个教训。
对啊,是教训呢!
每个人,都从中吸取了一些东西吧?
无论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的,都放在心里吧!
结束这一个话题,让大家都好。

若是固执一些,就当作我们谁都没有错,
错在于院长的一时冲动,做错了决定。
相信她也吸取了教训吧?

信任

以下的小语,送给即将迁入新家的我们:

对于未知,你一直有着隐隐的不安。你总是担忧,未来可能发生让人悲伤的意外。

因为整天忧心忡忡,你的肩膀不自觉地呈现出一种僵硬的姿势,你的胸腔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紧缩。

不安的感觉压在你的心头,令你无法放松,不能快乐。

亲爱的,任何关系里最重要的都是信任,其中当然也包括你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要信任这个世界有一双温柔的手,会把你带往一个值得赴约的未来。

要信任你被这个世界深深珍爱着,前往未来的路上,它会常常送给你令你惊喜的礼物。

当你对这个世界有了深深的信任,亲爱的,这个世界与你的关系就成为一种甜美的祝福。

–摘自 《朵朵小语 甜美的放松》

第二间家

看了房子,给了deposit,其余的细节还在商讨中。
一间位于大山脚,武拉必的双层半独立房子,
在未来两年半,我们计划长住在这里。
这间房子,这个地方,
以后,我们称它为家。
13人共住的房子。
我们的家。
新家。

未来。一家人

布告栏上的名单,昨天,我才真正稍微看过。
是朋友们把消息传出来的。
 
星期一那天,被逐出宿舍的名单出炉。Blok Ceria的居民,难逃一劫。
据悉,这是院长给予的惩罚。是有点不太能理解的。
 
做决定的那几天是过渡期。
终于在昨晚,因为合适的房子有限,我们13人达成协议同住在一起。
就算我们的上诉成功,就算我们还有机会被留下来。
放弃宿舍的原因,是因为明年,还必须面对同样的事情。
所以,我们决定不再苛求。
 
一间半独立式的双层楼房子,4间房间、3间厕所、一个露台、厨房、客厅等。
朋友们都看过那间房子,找到最不错的房子。
左邻右舍的热情,还有地点位子让她们都决定只要一间房子。
原本的我,希望能够安静一些。
或许这一切都是上帝刻意的安排,我只能欣然接受。
未来的事情,是个等待发觉的未知数。
 
接下来,将会需要一笔很大的开销。
交通工具、家具、水电费、网际网络费……
 
得空的这几天,可能会轮到我去看房子吧!
必须estimate房间的大小,作为家具购买的考量。
 
位于“高级豪华住宅区”的房子,会不会因为人数的关系,变得不再高级?
 

这两天

星期一,周会期间的自卫术表演。
晒得我们都躲到台上去了。

星期二,红新月会举办的捐血活动。
我还是没那个勇气参与其中。能不能,我找其他帮助人的方法?